導航

導航

選擇字號:

系統哲學引論

時間:2016-11-08 ┊ 欄目:學術名著 意大利 歐文.拉茲洛 ┊ 點擊:

我是在25歲左右開始轉向哲學的,因為有許多問題迫切需要回答,而不像別人是在18歲選擇哲學,因為它顯得像是值得從事的好職業。由此我得以避免大多數學院派哲學大綱的過量的有傷靈性的典型訓練:用思想史上那些復雜的理論來充塞頭腦,而那些東西多半與學生的個人經驗沒有任何意義上的聯系。我已足夠老成,心中的問題足夠緊迫,這兩個條件就造成我仔細選擇找自己的哲學家。我翻閱了哲學史,選擇亞里士多德作為我的第一位導師,隨后我又回到柏拉圖。我不能不感到,他們為之絞盡腦汁的許多問題,我們有可能從當代科學的發現中獲得良好的解答,于是我開始閱讀金斯、愛丁頓、愛因斯坦,還有德里施、馬赫和巴甫洛夫。我被偉大的哲學家們提出的答案之極度的精美所打動,亦同樣被偉大科學家們提供的信息的極度的豐富所打動。可是,我仍然沒有得到我心中那些問題的滿意的答案,因為哲學的回答缺乏適當的事實根據,而科學的回答又傾向于或者是有局限性的,或者是把一個專門性的觀點作了幼稚的一般化。我想,在當前必然會有人能把哲學上的機敏同科學上的淵博結合于一身;終于我發現了懷特海。在他的“有機體”的哲學中,我相信自己已經找到了值得持續思考的答案。在他的書中有寶貴的材料,它們是從以科學為基礎所作的多方面的哲學綜合當中得出來的,它們告訴了我想知道的:我降生來到的這個世界的本性是什么,我是什么——如果我不是未經探究的意識的短暫閃現的話。我不能接受那種說法,說“生活是一個白癡在講述的故事”,也不認為另一種說法是有道理的,那就是,光靠對自己的經驗進行內省就能發現生活和世界的真諦。因此我需要一種對我們目前可以獲得的最好的知識所作的深思熟慮的哲學綜合,并著手探尋這樣一種綜合。


极速快三稳赚投注法